《大亨小傳》的譯本-2

看完了好讀出版社的《大亨小傳》中文版,我又到圖書館借了其他版本來看。除了上回提到的這句:「Reserving judgments is a matter of infinite hope.」各家版本翻譯差別蠻大,其實還有不少地方值得研究。因此,基於學習的目的和不知哪來的動力,我又再整理了幾個有意思的句子,比對各家譯本的異同。

以下的幾個例句都是摘自第一章。「王譯」指的是好讀出版社的版本(2012),譯者是王聖棻。「汪譯」是遠流的版本(2012),譯者為汪芃。「徐譯」代表新經典出版社的版本(2012),譯者為徐之野。喬志高先生的版本簡稱「喬譯」。「巫譯」則是指簡體版《了不起的蓋茨比》,譯者為巫寧坤。將來如果拿到其他譯本,或許會再加進來一起比較。

(2012-11-24 加入顏湘如的譯本,立村文化出版,2009)

原文:
There was so much to read for one thing and so much fine health to be pulled down out of the young breath-giving air.
王譯:
有很多書要讀是一回事,而且看書還得遠離戶外新鮮空氣 ,耗費許多寶貴心神。
汪譯:
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用功的東西可真夠多,我該從早春的清新空氣中多汲取些精力。
徐譯:
一來要讀的書非常多,再則呼吸著如此充足的新鮮空氣,讓我保持健康的體魄。
顏譯:
要做的事還真不少,一方面有太多書要看,另一方面藉著清新的空氣又可以從事許多有益健康的活動。
喬譯:
別的不說,有許多書要讀,在郊外清新的空氣中也有許多健身的活動可做。 
巫譯:
有那麼多書要讀,這是一點,同時從清新宜人的空氣中也有那麼多營養要汲取。
究竟哪一種譯法才是作者的原意呢?見仁見智吧。個人傾向汪譯的版本比較正確、易讀。

書中緊接著的陳述是(摘自王譯):「我買了一大堆關於銀行業務、信用貸款和投資理財的書....此外我還想多看些其他的書.....而現在我要把文學、閱讀等重新帶入生活,再次成為『什麼都懂一點』的專家,那種『萬事通』。」然後接下來的那一句也有點意思,原文抄錄如下:
I was rather literary in college—one year I wrote a series of very solemn and obvious editorials for the ‘Yale News’—and now I was going to bring back all such things into my life and become again that most limited of all specialists, the "well-rounded man." This isn't just an epigram—life is much more successfully looked at from a single window, after all.
本段最後一句的各種版本:

王譯:
但後來我才知道,「心無旁鶩專注於一個領域,人生會更成功」這句話不只是老生常談。
汪譯:
這可不只是一句俏皮話,畢竟真正的專家只透過一扇窗來看人生,總是比較容易成功。
徐譯:
畢竟,只從一扇窗戶的視野觀察,不及其餘,人生就能看似成功許多--這可不僅僅是一句機智的雋語。
顏譯:
這可不是一句俏皮話,畢竟,專心一致所面對的人生總是要成功得多了。
喬譯:
這並不是甚麼諷刺人的俏皮話--其實專心致志、目不旁視才是洞觀人生的不二法門。
巫譯:
這並不只是一個俏皮的警句——光從一個窗口去觀察人生究竟要成功得多。
各家版本對這句話的解釋沒有歧見,只是譯法仍有些微差異。我喜歡王聖棻的譯法。

另外,在介紹湯姆位於東蛋(East Egg)的宅邸時,有一段景物的描寫,原文如下:
The lawn started at the beach and ran toward the front door for a quarter of a mile, jumping over sun-dials and brick walks and burning gardens—finally when it reached the house drifting up the side in bright vines as though from the momentum of its run.
王譯:
庭院從岸邊開始向屋子大門奔馳,延伸了四分之一哩,越過日晷、紅磚牆和燦爛盛開的花圃,最後來到了屋子前方化為翠綠的藤蔓蜿蜒爬上了側面,彷彿要展現一股奔跑的力量。
汪譯:
草坪自海邊延伸到正門口,大概有四分之一哩之長,一路上越過幾道日晷和磚砌的小徑,還有好幾座花朵開得火紅的花園,最後抵達屋子,小草便像是帶著一路奔來的衝力似的,搖身長成翠綠的藤蔓爬上牆去。
徐譯:
草坪長達四分之一公里,從海灘開始鋪植,一路越過日晷、磚徑和鮮豔的花園—最後直達豪宅前門。這股氣勢一躍延伸到高牆上,轉變成一片青翠欲滴的常春藤。 
顏譯:
草坪從海灘往前門延伸了四分之一哩長,中間跨過了日晷、磚道和幾個奼紫嫣紅的花園,最後到了屋前,卻彷彿衝勢太強似的停不下來,又變成青綠的藤蔓往牆邊上爬。
喬譯:
草地從海灘起直奔大門前,足足有四分之一哩,一路跨過日規、磚徑、和幾處花朵盛放的小園子,一口氣奔到房子牆角下,爽性變成綠油油的長春藤,沿著牆順勢往上爬。
 巫譯:
草坪從海灘起步,直奔大門,足足有四分之一英甲,一路跨過日文、磚徑和火紅的花園——最後跑到房子跟前,仿佛借助於奔跑的勢頭,爽性變成綠油油的常春藤,沿著牆往上爬。

其實書中還有許多生動細膩、色彩繽紛的描寫,讀起來很有畫面。

再舉一例:
For a moment the last sunshine fell with romantic affection upon her glowing face; her voice compelled me forward breathlessly as I listened—then the glow faded, each light deserting her with lingering regret like children leaving a pleasant street at dusk.
王譯:
片刻之後,最後一道陽光帶著愛憐,浪漫地落在黛西發亮的臉上,她的聲音使我不得不彎身向前屏息凝聽。接著餘光散盡,一道道光線帶著眷戀的遺憾離開她,彷彿孩子們再傍晚時離開一條快樂的街道。
汪譯:
有那麼一會兒,夕陽餘暉帶著浪漫的情意,灑落在她煥發光芒的臉蛋上,她那種說話的聲音,使我聽的時候不禁要屏息向前湊去──接著那股光芒黯淡下來,一道道光線依依不捨離開了她,就像向晚時分孩童離開他們正玩得盡興的街道。 
徐譯:
有那麼一會兒,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浪漫而輕柔地落在她煥發光彩的臉蛋上,她的聲音讓我情不自禁地屏息傾聽───然後,光輝散去。每一線光再徘徊愧疚一陣之後便捨她而去,一如孩子們在黃昏時捨不得離開那充滿歡笑的街道。
顏譯:
有一會兒,夕陽餘暉愛戀地落在她紅撲撲的臉上:她的聲音讓我不自主地屏住氣息,傾身聆聽。後來光芒淡去,每一絲光線都依依不捨地褪下她的臉,就像黃昏時刻捨不得離開嬉戲街道的孩童一般。
喬譯:
夕陽的餘暉一時親熱地映在她光采的臉盤上;她的低聲細語逼得我湊上前去屏息傾聽──然後光采逐漸消逝、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她的面容,就像小孩子們在黃昏街頭留連忘返一樣。
巫譯:
有一會兒工夫夕陽的餘輝溫情脈脈地照在她那紅豔發光的臉上她的聲音使我身不由主地湊上前去屏息傾聽——然後光彩逐漸消逝,每一道光都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她,就像孩子們在黃昏時刻離開一條愉快的街道那樣。

God, I'm sophisticated!

最後,摘錄第一章裡面尼克轉述黛西的一段話:
"....I've been everywhere and seen everything and done everything." Her eyes flashed around her in a defiant way, rather like Tom's, and she laughed with thrilling scorn. "Sophisticated—God, I'm sophisticated!"
王譯:
「....我什麼地方沒去過,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事情沒做過。」她用睥睨的眼神往身邊掃了一圈,跟湯姆簡直一個樣,接著她哈哈大笑,聲音中透露的輕蔑令人心驚,「見多識廣啊,天啊,我真是見多識廣啊!」
汪譯:
我什麼地方都去過,什麼事都見過,什麼事都做過了。」她挑釁的目光往四周瞟來瞟去,眼神頗像湯姆,接著她發出一聲不屑的尖銳笑聲:「世故──老天,我真世故啊!」 
徐譯:
「....我哪兒都去過,什麼都看過,什麼都做過。」她的雙眼閃過一道挑釁的光芒,很像湯姆。接著她發出一陣令人不寒而慄的大笑,充滿諷刺。「看破世事啊──上帝,我是個看破世事的人啊!」
顏譯:
「....我有什麼地方沒去過,有什麼沒看過,有什麼沒做過的?」她的眼中閃現出一種挑釁的傲慢神色,和湯姆挺像的,接著便爆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蔑笑。「飽經世故......天啊,我真是太飽經世故了!」
喬譯:
「....我什麼地方也去過了,什麼世面也見過了,什麼事情也做過了。」她說這話時兩眼不服氣似的閃來閃去,活像湯姆的神氣,她的笑聲也充滿了動人心弦的譏嘲。「時髦人物──天曉得,我真是個時髦透頂的人物!」
巫譯:
「....我什麼地方都去過了,什麼也都見過了,什麼也都幹過了。」她兩眼閃閃有光,環顧四周,儼然不可一世的神氣,很像湯姆,她又放聲大笑,笑聲裡充滿了可怕的譏嘲。「飽經世故……天哪,我可是飽經世故了。」
這裡的「Sophisticated—God, I’m sophisticated!」我最喜歡王聖棻的譯法。看到「見多識廣啊,天啊,我真是見多識廣啊!」時,我立刻想到了 Charlene 的代表作<Never Been to Me>(這裡有歌詞中英對照)。我想這是因為黛西才剛剛向尼克訴說她生完小孩在醫院裡獨自從麻醉中醒來,丈夫不知人在何處,而有一股被遺棄的感覺。如果她說這話時的口氣是輕蔑的,她輕蔑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什麼都見過、做過的自己。


這樣對著原文來看,不禁覺得:有中文版真好!感謝有心的出版社和辛苦的翻譯家。

續集:《大亨小傳》的譯本-3

Copyright © 2012. Huan-Lin 學習筆記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
Template Design by Cool Blogger Tutorials
Published by Templates Do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