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書摘

近日讀完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覺得這部小說寫的真好,基於「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的心理,忍不住做了點書摘,寄給幾位朋友,表示推薦之意。

結果朋友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冷淡,其中一位告訴我,只對下面這段比較有感覺:
大學越來越多,學生也越來越多。為了讓他們拿到文憑,就得要有一些畢業論文的題目。題目的數量是無窮無盡的,因為什麼都可以拿來寫論文。......文化消失在大量的論文生產裡,消失在排山倒海的字句裡,消失在對於數量的痴狂裡。相信我,你從前那個國家隨便哪一本禁書,它的意義都比我們這些大學吐出來的億萬字更重要無數倍。 (p.124)
而我原以為他比較可能對這段話感興趣:
跟女人做愛是一種感情,跟女人睡覺又是另一種,兩種感情不僅不同,而且幾乎是對立的。愛情的展現不是透過做愛的慾望(這慾望投注在無數女人的身上),而是透過同眠共枕的慾望(這慾望只關係到一個女人)。 (p.22)
另一個朋友看了書摘之後,則以為這不過又是一部以男人觀點宣揚性和愛可以分開的言情小說,還差點要跟我辯論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孰輕孰重的問題。我不敢和女生討論這個話題--我還沒到那火侯哩。

於是,我知道我錯了。一本書好看與否,是非常主觀的,更何況,小說之所以引人入勝發人深省,在於對故事中人物背景的瞭解,也就是說,在閱讀時,已經逐漸進入小說所安排的世界裡,才會對書中某些文字特別有感覺。把這些句子從故事中抽離出來,有點像是把三明治裡面的生菜單獨抽出來嚼,食之無味,難以下嚥。

吳魯芹的一篇散文<書和我>當中,提到法國散文大師蒙丹納說過的一句話:「任何好書的摘要,都是愚不可及的東西。」又說,「一本好書,一如一位絕代美人,不能隔著簾子看。更不能神龍見首不見尾,支離破碎,要別具慧眼的人才能看得出其動人之處;在常人眼裡總是不美的。」

說得真好!

那麼,以後還是別貼書摘上來了。這些書摘還是當作私人的筆記就好。
Copyright © 2012. Huan-Lin 學習筆記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
Template Design by Cool Blogger Tutorials
Published by Templates Doctor